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416811406@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账号:
密码:
登入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 都市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五百七十八章 并肩作战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五百七十八章 并肩作战

换源阅读: @fnj-bxwx| @fnj-zwdu|
  珑公主出现于他们身后,握紧拳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些老头绝望了,他们那张老脸阴沉到极点,恐惧更是在他们内心深处疯狂蔓延开来。

  他们咬了咬牙,决定拼死一搏,好获得一丝生机。

  当下其中五人亮出兵器合力扑向李泽道,剩余三人则砸向珑公主那拳头。

  大战起。

  震耳欲聋的空爆声音不断。

  几个时辰过去。

  地上多出了八道脸上布满了不甘心以及绝望至极的尸体。

  珑公主跟李泽道背靠背站在一起,像是心有灵犀似的,皆喷出一口闷血。

  李泽道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就不怕说我压根就没有什么计划,之所以想杀这八个人,纯粹就是看着八个人不爽,看神界不爽,看龙师不爽?”

  “甚至,就不怕我想颠覆整个神域?”李泽道声音有些缥缈。

  就这样跟这个女人背靠着背,李泽道莫名的觉得他们两人这是在跟整个世界对战,却又充满了勇气,毫无畏惧。

  这种感觉很奇妙,甚至,李泽道觉得这个女人应该也会心生这种感觉才对。

  “不怕。”珑公主声音虚弱无比。

  后背显得无力的靠在李泽道的后背上,避免一屁股坐在地上。

  先是跟魔人大战,接着又力战这些人,她受的伤比李泽道来得严重多了。

  她嘴巴一张,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就连靠在李泽道身上的力气也没有,直接就要软倒在地上。

  李泽道伸手扶住这具变得软弱的身躯,然她坐在地上,又取出一枚丹药塞进她嘴里。

  “为什么不怕?”李泽道问。

  珑公主那双迷人至极的紫瞳很是认真的看着李泽道那双眼睛。

  两眼的眼神就这样对视着,就如同含情脉脉的情人一眼。

  当然,李泽道没这样想,珑公主同样没这么想。

  珑公主理所当然的反问:“为什么要怕?”

  李泽道无奈,为什么这个女人考虑问题的时候总是如此的直截了当?

  “我相信你。”珑公主说,“因为你是站在弱小一方的立场来考虑问题的。”

  “何以见得?”

  “你是女娲后裔?”

  “你猜。”

  “看来野人前辈的确是女娲后裔,那么很多事情就都说得通了。”珑公主看着那双眼睛说。

  李泽道沉默。

  他学生流淌着女娲血脉,是他故意透露给这个女人知道的。

  因为,他想知道这个女人的反应。

  如是这个女人的反应相当激烈,那么杀了就是了,虽然有点可惜。

  若是这个女人反应不激烈,甚至愿意聆听,愿意承认曾经盘龙做法有多混蛋,愿意去弥补一些过错,那么李泽道知道自己将得到一个极其强大的助手,从此以后他将不再孤军奋战。

  “野人前辈既是女娲后裔,却还是来到这魔之谷,足以见得野人前辈那些女娲后裔不一样,你是站在无辜弱小群众的角度上来看待这件事情的。”

  珑公主很是认真的说:“所以我信你。”

  李泽道淡漠回应了句:“我可不敢相信你。”

  强如女娲都被盘龙从身后捅刀子了,李泽道自然不想步女娲的后尘。

  更别说这还是一个女人,一个实力恐怖的女人,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在骗人的实力恐怖的女人。

  李泽道觉得自己还是小心点为好。

  珑公主点了点头,在她看来,野人前辈不相信自己,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并不觉得难受什么的。

  “疗伤吧。”

  李泽道没想多说啥,取出一枚丹药塞进自己的嘴里,随即起身走向那八具眼睛依旧瞪得大大,不愿意闭上的尸体。

  他随手将那尸体拎了起来,扔在一起,就像是在堆放垃圾似的。

  一天之后,两人沉默中度过,伤势皆好了大半。

  李泽道看着珑公主说:“你在洞口守着,避免残留的魔人进入魔之谷,我去魔之域会一会那些魔人。”

  珑公主有些担心:“前辈自己一人?”

  她以为李泽道让她跟他一同行动。

  直到现在,珑公主依旧不清楚李泽道的计划。

  “你去了只会破坏我的计划。”李泽道撇嘴。

  珑公主似乎有些明白了,野人前辈怕是暴露自己是女娲后裔的身份,从而取得哪些魔人的信任,并且达成了某些协议,稳住哪些魔人。

  自己身为龙脉,若是跟他一同前往,的确会破坏他的某些计划。

  点了点头说:“我会守好谷口的。”

  李泽道没在多说啥,随手抓起了一具尸体,掠入魔之谷。

  珑公主心想野人前辈这是要尸体做什么?

  逃出魔窟的那些魔人此时是魂魄状态,野人前辈这是要让那些魔人借着那肉体复活?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动手击杀空山老人他们?

  让魔人借着肉体复活就是野人前辈的计划?

  想不明白,珑公主索性也不想了,反正一切交给野人前辈来处理就行了。

  她在魔之谷谷口坐下,闭目养神的同时,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

  进入魔之谷不久,李泽道便取出魔之眼镶嵌在自己额头上。

  身上迅速开始聚拢魔气,变成了那天魔一族的天骄无间道。

  李泽道知道这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肯定不知道无间道是什么玩意儿,所以相当放心的用了这样一个名字。

  通过那黑暗静谧且漫长的魔之谷之后,李泽道踏入魔之域。

  他抬头看向远处那依稀可见高耸入云的魔山,小心脏不受控制的抽了几下。

  “你妹的,本公子为什么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李泽道忍不住骂自己是傻逼。

  一边骂一边却是毫不犹豫的朝着魔山山脚下掠去。

  越是靠近,李泽道越是能感受到魔山的黑暗以及冰冷。

  即将来到魔山山脚下,前方出现了数道扭曲的鬼影,正是逃出魔窟的那八个拥有强大魂魄体的魔人。

  这些焦急等着的魔人见这位天魔一族的天骄无间道过来了,赶紧飘了过来。

  一见他手中所提着的那神域人的尸体,眼睛皆一下子就释放出饿狼一般的幽光。

  李泽道嘴巴一张,先喷出一口闷血在说。

  随即深呼吸了一口气,声音低沉虚弱道:“各位大人,我跟土拨兄杀出魔之谷,终于拼死带回一具尸体了,不过土拨兄却是惨遭魔人的毒手……”

  李泽道声音愈发的哽咽,潸然泪下,到最后都说不下去了,要多伤心有多伤心。

  这怎么看都太假了,表演过头了,但是这些被封印许久冷血至极的魔人偏偏就喜欢吃这一套,你的表情越浮夸,它们就会越会被你的情绪所感染。

  这不,这些魔人各个变得愤怒异常,身形再次扭曲了几分。

  “该死的神域人!”

  “等我出去了,定要血洗神域,为我死去的同胞复仇!”

  “杀!杀!杀!”

  一时间喊声震天,可怕的魔气笼罩了整个空间。

  李泽道不甘示弱,也开口怒吼:“杀!杀!杀……”

  心想杀你妹啊,你们这群傻逼。

  等这些魔人情绪稍微稳定之后,李泽沉声说道:“目前只有一具尸体,所以各位大人自行商议,看谁想复活,复活之后跟我一同再次杀出魔之谷,击杀更多神域人,夺取更多尸体,好让其余大人皆能复活。”

  李泽道的声音变得慷慨激昂起来,就像是那上台演讲,虚伪无比的政客似的。

  “到时,各位大人联手,哪怕对上那些灵神使者什么的,怕也不落下风,假于时日,各位大人毕竟将成为神域的统治者!”

  “咱们将站在神域的最高处,恭候蚩龙大人的到来!”

  这些魔人一听,情绪又一次高涨,吼声震天,就像是那发情的母狗似的。

  随即开始商量,谁先通过这具肉体复活。

  这些魔人相当没有奉献精神,谁都想率先复活,杀出魔之谷去,一时间吵得不可开。

  李泽道相当失望,这些魔人竟然吵归吵却是没打起来。

  于是他相当及时的给出自己的建议。

  “各位大人稍安勿躁,听我一言。”

  这些魔人停止争吵,看向这位来自天魔一族的天骄。

  “在我看来,你们中最强的那个先行复活,这样一来,咱们就能更快的击杀神域人,夺取神域人的尸体,各位觉得呢?”

  这些魔人一听,恍然大悟,深以为然的表示真不愧是天魔一族的天骄,说出来的话是如此的有道理。

  最终,一名名为巴克的魔人率先通过那具肉体复活。

  在这八个魔人中,它的实力公认是最强的。

  却见巴克那道扭曲身影变得更是扭曲了,随即竟然炸裂开来变成了扭曲碎片,然后这些碎片一点一点的钻进去地上那具尸体。

  就像是贪食的蛆虫,在尸体上钻来钻去似的。

  李泽道面色激动实则小心脏哆嗦的看着这一幕,心想魔人就是魔人啊,明明是魂魄,却是强大到可以为人所见的地步。

  要知道,其他魂魄,只有拥有魂魄之体并且觉醒的魂匠方可见到。

  另外其他魂魄也说白就是气息的一种,那就是一道冷冰冰的气息,是不具备任何攻击能力的。

  但是这些魂魄的强大,李泽道也把握将其压制住。

  甚至,就连借助肉体复活,都可以这么直截粗暴,让人觉得恐怖异常。

  周围那些魔人,却是各个喊声震天,兴奋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