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416811406@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账号:
密码:
登入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 武侠 > 云启惊澜 > 云启惊澜 第三十一章 丁野身世

云启惊澜 第三十一章 丁野身世

换源阅读: @fnj-bxwx|
  不知是太久没有见到同龄之人,或是少年的搭讪很是光明正大,亦或是少年人畜无害的英俊外表让云雪澜也放松了警惕,他对眼前这位头戴黑色毡帽的少年并不反感。他对少年打趣道:“共度良宵就算了,这天都亮了,更何况这里人这么多,,我怕一会这些人看清你这张脸,还不等我下手,你就被他们拖进什么没人的地方扒光了衣服。我看不如这样,一会开了城门,我送你去这洛石城里最好的象姑馆,你不仅可以日日春宵还有钱赚。”

  少年并未被云雪澜的调侃激怒反而愈发来劲道:“象姑馆里的那些客人都太粗暴,我看小哥你斯斯文文的应该是个读书人,我就喜欢你们这种读书人。”

  云雪澜眼睛微眯,他一抖肩膀将少年搭在自己肩头的手震落。少年见状不怒反喜的问道:“你是个武者?”见云雪澜没有作答,少年便知当作是默认。他兴奋的追问道:你是哪个宗门势力的?还是什么家族弟子?能不能让我也加入你们门派?“”

  少年的提问让云雪澜可笑不得,对方还真是个不谙世事的雏鸟,初次见面不分敌我便询问对方来历,若是换作那些喜欢以恶揣测他人的武者处在自己的位置,怕是眼前的少年已经人头落地了。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有些冒失,少年尴尬的挠了挠头,牵强的挤出一个微笑说道:“见,见谅。我太想修炼了,太想成为一名武者,刚才发现你是修武之人,一时没忍住,所以……”

  “你为何这么想练武?”云雪澜问道。

  “为了报仇。”少年说话时双眸中似乎冒着火。云雪澜从少年口中得知,对方名叫丁野。少年姓丁不假,但名字里的野是少年自己起的。少年家本身当地做茶叶生意的,家里有一座十几亩的茶园,生活过的还算富裕。少年八岁那年,他的父母带着姐姐乘船沿河北上去做生意,途中遭遇了一伙水匪,全船之人皆遇害。而后丁家的茶园被丁家的死对头马家勾结当地官府给私自吞并瓜分了。因为丁野那时年纪尚幼,家中又无其他长辈撑腰,便吃了官商勾结狼狈为奸的亏。丁家的一位干了二十年的茶农见丁野可怜,又感念丁野父母和祖辈对自己的照顾,便肩丁野抚养长大。少年十二岁时茶农病故,少年便成了个四处漂泊无依无靠的浮萍。他一路辗转来到洛石城,在城中做做帮人跑腿儿送信,或者城北码头做做苦力讨口生计。有时候城里城外谁家有了红白喜事也会找他去打打下手,除了给他些铜钱,管口饭外还能打包些吃食,这一下五脏庙三四天的供奉便有了。曾经的丁家家境还算殷实,因此丁野自幼读书,少年骨子里还是带着些读书人的清高。因此无论日子多苦,生计多难熬少年都不曾做过乞丐行窃欺诈之事。哪怕报酬再微薄,少年也不肯不劳而获。这一点倒是让云雪澜颇为钦佩,对眼前少年的好感更增添了几分。

  少年虽然从小读书,但这么多年混迹市井,也看惯了人情感冷暖世态炎凉,便也没有读书人的迂腐顽固。他并不觉得自己靠着读书考取功名,做了官有朝一日可以肃清匪患为父母姐姐报仇雪恨,更不认为自己做了比县令更大的官就可以将当年沆瀣一气谋夺丁家家产的官绅和马家之人绳之以法。少年身上有一股子江湖气和热血,他一心想着可以成为一名武者,修炼有成之人不仅可以杀尽仇家,更可以为天下之不平事,为天下之不平人讨回公道。

  云雪澜将腰间的酒壶递给丁野然后问道:“你这么想修炼为何不去找一座宗门势力加入?这洛石城内外的宗门应该很多。若是一流的势力入门条件比较苛刻,那么一些小宗门应该是进得去的吧,只要你不做什么核心弟子,不在祖师祠堂挂名,只是修炼打下基础,日后换个山头投靠也是可以的。”

  江湖中门派林立宗门众多。很多武者都不只加入一方势力。很可能青云门的嫡传弟子在正阳山祖师祠堂挂名做了供奉,又在碧落宫做着不记名供奉,而碧落宫的护法曾经在正阳山山主门下听学,二人有师徒之实并无师徒之礼。一人只效忠一座势力或者宗门的武者也有很多,但这并不是说那些具有多重身份的武者三心二意或者不忠不孝。修炼一途极其漫长,武者往往在遇到修炼或者突破的瓶颈时,有时也会为了可以打磨自己的心志而选择离开最先修行的山门,前往江湖游历历练。而在历练的过程中常常会遇到兴性情相投的同道中人,他们或结伴游历或共同经历生死,最后结下一份情意。也有武者在游历过程中受到高人指点,茅塞顿开,抓住了一丝突破契机从而鱼跃龙门,因而便与这些高人有了或深或浅的师徒情分。他们的江湖好友或者曾指点一二的传道恩师或许会主动开口邀请这些武者在自家宗门挂个职,或是祖师祠堂登记在册的弟子或者供奉身份,这样的身份极为高贵,尤其是在那些一流和顶尖的大宗门之中,有了这重身份,这些游历江湖曾与这些武者结下梁子之人就要掂量掂量,武者的本家势力和新挂名的势力他们是否招惹的起,这无疑给成长中的武者多了一张保命符。当然这些武者回到宗门后,自己的启蒙恩师或是宗派掌门,也会主动提议要武者加入他们结交的势力,不为有它,只是能与这些势力结下一份香火情。若是日后各自宗门有了什么麻烦,比如仇家上门寻仇或者有武者前来问道,这些武者便需要替自己在祖师祠堂登记在册的势力出手。除非一些家族势力,家规严格不允许子弟加入其他势力否则视为叛逃,若是其他宗门势力弟子要加入他们,也许与原有宗门完全划清界限之外,这种一人加入多个势力的情况并不罕见。只要不是有世仇的两个势力,或多或少在某一辈上就有这种香火情。因此刚才云雪澜才提出让丁野曲线救国加入宗门的方法。

  头戴黑色毡帽的丁野喝了一口酒,他应该是第一喝酒,不知深浅的仰头灌了一大口,壶中虽是菊桂酿造的甜酒,但在酒壶中放置口感变的有些清冽,且有疗伤提神的功效。因此刚一入喉丁野便觉得一股烈焰包裹着一道冰泉涌从喉咙直冲自己的五脏,甘甜中带着些辛辣,少年被刺激的流出两行眼泪。

  云雪澜见状笑着道:“你一个兔爷,喝酒不斯文着点,非学我们这种江湖好二郎作甚?小心没有客上门找你。”

  少年的傲气被青衫少年激起,他抹了一把眼泪和鼻涕,又仰头咕嘟咕嘟的灌起酒来。丁野掂量着酒壶的重量,听着里面的声音判断酒水所剩下的不多才是,本想着一口气把壶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可不曾想,这酒似乎是越喝越多。少年灌了几口已经接不上气了,可又碍于面子不肯停下,憋得脸通红,肚子像是要被撑爆的水囊。云雪澜见状更觉得好笑,他见惯了那些自命不凡心高气傲的同龄人,那些目空一切鼻孔朝天的同龄人,那些为求修炼不择手段为求权位精于算计的同龄人,那些两面三刀见风使舵的同龄人,像眼前这种善良中带着几分市井气,坦率中又有些好面子,说话顾头不顾尾甚至有些口无遮拦的人才是他认为的他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样子。他自己不是这样的人,在云隐山庄在云王府他从生下来就不能有无忧无虑,简单单纯,似乎要一夜之间从婴儿长大成为一个善于隐藏自己想法而又能敏锐察觉到别人想法的上位者。人都是这样自己身上缺少的特质若是在他人身上出现便会被他人所吸引。这也许是云雪澜可以很快接纳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黑毡帽少年的原因吧。他暗下决心,他希望少年可以一直是少年,他希望岁月只会改变少年的容颜,而不会动摇少年的内心。他希望少年可以永远保持着现在的这份单纯和真实,无论日后这个叫做丁野的人是一位名动江湖的大宗师还是默默无闻的江湖草莽。云雪澜不知道,他今日下定的决心和日后对待丁野的赤诚在若干年后成就了一位名叫丁野的枪仙,而已经不再是少年的青年枪仙为了自己在多年前结识的好友与大夏南梁的十位高手激战七天七夜,不曾后退一步。

  云雪澜从丁野手中夺过酒壶,少年嘴里灌着的酒水喷了对面的青衫一身。少年有些尴尬但又强装镇定的说:“你这酒太淡了,喝着跟水一样,一点也不过瘾。待会开了城门我带你去城里一家馆子喝酒,那里的酒才是咱们这些江湖好儿郎该喝的酒,你壶里的才是给兔爷的。”说着少年还伸手试图拍一拍云雪澜的肩膀,可眼前却出现了三个穿着青衫对着自己傻笑的少年,头戴黑色毡帽的少年拍了几下都落了空,便把手放下,头低着身体有些摇晃,他含糊不清的说:“今天腊八节,刺史府李家的大小姐会在刺史府门口赊粥。听说李家小姐是个长的极美的女子,又知书达理,谁要是能娶了她,入赘刺史府,那这后半辈子就……。”少年打个酒嗝。

  云雪澜闻言想到自己曾在李浩梓的来信中听对方提到过自己的这位姐姐,虽然李浩梓说的极其隐晦,但云雪澜还是能看出,这位素未蒙面的李家小姐对自己颇有成见,好像一直对自己拐骗她弟弟去游历江湖这件事耿耿于怀。想到自己后有追杀,前有拦路,好不容易带来拜访自己的童年好友,怕是一登门,报上姓名迎接自己的便是李赢薪那女人的剪刀和破口大骂,对方一定以为自己是来抢走她弟弟去闯荡江湖的。念及此处少年忍俊不禁,他耸了耸肩,而后调侃的问着有些醉了的丁野道:“那你是否也想入赘李家?不如待会开了城门我去给你说媒?我和李大人还是有些交情的。“

  少年头上的毡帽被他摇晃的从脑袋震落,他迷离着眼镜摸索着将毡帽捡起来重新歪歪斜斜的扣在脑袋上说:“你当我丁爷,丁野是什么人,我岂会为了攀附权贵而委身下嫁?啊,委身入赘。我丁野要娶的姑娘必须是我丁野真心喜欢,也真心喜欢我的。富贵贫贱,生老病死都与我不离不弃。”少年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最后直接一头栽倒在云雪澜的怀里沉沉睡去。青衫少年咧着嘴笑起来,这憨货酒量这么差还要装作自己是杜康故友。天色渐亮,前来此处的人也越来越多,有些人就站在两位少年不远处,听见两名少年先前酒醉的攀谈,尤其是云雪澜的那句“我和李大人有些交情。”众人皆是嗤之以鼻,想着小小年纪不学好,既不去读书考取功名,也不去地里帮着家里干活或者去城里物色个工作干点正事,却大清早的跑到城门地下喝酒吹牛。不禁都露出鄙夷或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云虚澜觉察到众人古怪的神色,并不在意。这些人看似对他们的评论是窃窃私语实则是故意想让自己听到。他无奈一笑。将靠在自己身上酣睡的丁野抱了起来放在马背上,又从芥子物中取出一件厚衣服盖在少年身上,将少年固定在马背上以防颠簸让其从马背上滑落。云雪澜牵着马走上吊桥,马蹄踏上桥面,开门的鼓声便响起。

  少年等了约一盏茶的时间进入了洛石城。一轮旭日从少年身后露出半个脑袋,照在少年身上蒸干了少年衣衫上的夜露和酒水。他看着宽阔但却空旷的街道,身边偶尔有出城的百姓和入城的村民与他擦肩而过。

  少年想着,这洛石城与自己想象中的一样,那么住在城里的那个人是否也和自己想的一样,安然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