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416811406@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账号:
密码:
登入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 都市 > 天降白富美 > 天降白富美 第十九章 逆鳞之说

天降白富美 第十九章 逆鳞之说

换源阅读: @fnj-bxwx|
  以前的李凡,就只在他的笔下,他的脑海里,模拟过一个女孩扑向他的幸福敢。

  不过现实大概是个胖子,有着李凡的生命不可承受的重量,今天曾经脑补过的画面真实的出现。

  李凡才发现,如果没有好的体格,如果琳琳再重上那么几分,眼前这幸福的画面,绝对会变成人间惨剧。

  看来以后得适当的锻炼身体,让体能能够保持一个精力充沛的状态。

  自从选择写作,成为一个宅男,李凡已经越来越疏于体力上的锻炼,看着空旷的客厅,想着是不是应该装一个跑步机。

  抱着琳琳,两个人摔在沙发上,李凡注意到一旁的李梦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电视上。

  似乎身旁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与她无关,自从琳琳出现,搬进新家之后,李凡已经很久没有跟李梦影有所交流。

  不免有些怀念,没有搬家之前,他们同床共枕,但是还有很多的话可以聊。

  不像现在,李梦影只要进入房间,门一反锁,他们两个之间,就变成两个世界的人。

  那张巨额的银行卡,李凡从来没有想过据为己有,不过就是暂时借用,他相信迟早有一天。

  他就会把属于李梦影的一切,完完整整的全部交到她的手上,最好那时候的李梦影已经找回记忆。

  坐在沙发上,琳琳在李凡身旁黏黏糊糊的,又是捏肩膀又是按摩的,说什么要伺候好金主爸爸。

  三个人在沙发上呆了会,李梦影就回屋睡觉去了,客厅里又只剩下李凡跟琳琳。

  没有李梦影在,琳琳已经整个人都趴在李凡的怀里,两个人聊了一点关于直播的事情。

  因为李凡这边,还没有在平台建立工会的原因,很多的工会,都有签约琳琳的打算。

  还有很多工会刷了一点礼物,开的条件有不错,就想让琳琳跟他们的工会签约。

  看来明天得把工会的事情搞一搞了,玩着琳琳的头发,李凡忽然问:“那些开出条件的工会,有没有让你特别心动的。”

  客厅的灯,格外的晃眼,已经熬了一天的李凡,伸手按下墙上的开关,整个客厅变暗。

  黑暗中,琳琳的眼睛散发着黑曜石一样的光芒,两个人的脸都贴到一起,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就听琳琳说道:“他们会签的不过是分成协议,能给我的不过是毫无意义的流水,跟所谓的专业推广,在他们那里能赚到的,可能连你给我的基本工资都达不到,还有各种任务,各种规则,我才不会傻到,想要离开你这个傻瓜呢。”

  其实琳琳跟李可欣一样,都会疑惑李凡到底靠什么赚钱,对李凡到底有多少钱,也想过要探究。

  不过,她是一个不太愿意思考的女人,愿意思考的人,是不会沦落到夜店的。

  但是,她愿意无条件的信任李凡,因为李凡已经给她的,早就足够她付出很多的东西。

  在穷人眼里,女人都是复杂的生物,他们或羞涩,或纯洁,或虚伪,或不可理喻,或高冷孤傲。

  当你有钱之后,你就会发现,她们再简单不过。

  这让李凡,特别羡慕小时候,那时候的他自信,即便是世界站在他的面前,他说不羡慕,就是真的不羡慕。

  小时候很单纯,没有肮脏的想法,即便交不起学费,也只有面对老师实一时的窘迫,转眼就会忘的一干二净。

  绝对不会不快乐。

  步入社会后,就发现善良和单纯,被肆无忌惮的践踏,你试着学者要恶起来。

  但你发现,你并没有天分,善良难能可贵,恶却需要天性,这一生你都不会遇到几个对你善良的人。

  能够遇到一个,那都是很珍贵的事情。

  会想着努力,给自己定个小小目标,能有钱,每顿点个番茄鸡蛋吃。

  渴望着有一天能够鱼跃龙门,却活成一条咸鱼的样子。

  谁都是喜欢龙的,有人想成为龙,有人想得到龙,望子成龙,望夫成龙,望子成龙,望夫成龙。

  像是一个恶性循环,最后拼尽全力,也只能活成父亲那种平凡的样子。

  不过,在李凡的内心深处,他默默的把他的父亲,还有这世上所有勤劳的人,都比作龙。

  或者,应该叫做隐龙,龙门其实很好跃,勤劳的人,生来便长着逆鳞,他们从来可以允许自己平凡,却从不堕落。

  可惜的是,这世上有多少人能做到勤劳二字,大多数人谁不是想着,躺在床上数钱。

  有美人相伴的夜晚总是短暂的,当李凡被生物钟叫醒,拿开压在身上的胳膊。

  走出房间,简单冲洗一下,六月之后的几个月,将是一年当中最热那几个月份,从早上的温度开始,就已经是非常的高。

  洗完之后的李凡,穿个短袖,穿了个工装裤,就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打开窗户,享受着,清晨,还稍微有些凉意的微风。

  等时间向中午推移,这点凉意就会变成热浪,到时候,对人来说就不是享受而是一种煎熬。

  小区对面的马路上,清洁工已经开始一天的工作,街上除了工作的,锻炼的,就基本没什么人了。

  世间大多懒惰之人,能够起这么早的,那都当得上隐龙了,他们虽然生有逆鳞。

  但并不意味着,可以成龙,成龙需要拥有龙的思想,还有龙的觉悟,以及龙对价值,对人生的看法,以及能够跨越那道叫做龙门的天堑。

  但他们终究都有着他们的逆鳞,在这个大多数没有了逆鳞的人间。

  正在享受微风,享受清晨的李凡,突然感觉,一双如水般温柔的手,从背后将他轻轻抱住。

  不用回头,李凡也知道是琳琳,果然就听身后的人说道:“都怪你,又把我吵醒的这么早,我以后都当不成夜猫子了,一到晚上就困,你这也起的太早了吧。”

  清晨的阳光打在李凡跟琳琳的脸上,李凡转过身靠在窗子前的护栏上,翻过身抱住琳琳。

  温暖的阳光,让李凡有几分享受的眯上眼,轻轻的说道:“起这么早,是为了让你能够在阳光中做个孩子,不用再风雨中当个大人。”

  谁实话,以琳琳的文学修养,李凡的话,说的着实让她觉得有几分深奥,不过还是勉强能意会。

  重要的是,李凡的语气,就像今天这清晨的风一样,很温柔很温柔,让琳琳竟然回想起小时候学的一首诗。

  那首诗,她已经忘记了全部,却只记得一句:“润物细无声。”

  用力的抱着李凡,琳琳忽然说道:“我为什么没有早点认识你,那样我就永远是一个孩子。”

  闭着眼睛的李凡轻笑:“如果认识的早点,你或许不会看上我,就算看上我,你也会变成抛弃我的前任。”

  以前的李凡,是那种,穷且无聊的人,这种人,最容易深情,会哭,会吃醋,吵架先低头。

  千里万里,都可以义无反顾,都只为见心上人一面,这样的男孩子,女孩子是不会喜欢的,因为他们都有病。

  现在的李凡,他可以抱着琳琳,他也可以坦然的看着别人抱着琳琳,不过就是,琳琳在他的心中从此死去。

  其它的,李凡的心都不会有任何的波澜。

  慵懒的靠在李凡的怀里,任由散发的香水味陶醉着李凡的嗅觉,一种类似于爱情的酸臭味,开始蔓延。

  抬起头,琳琳认真的看着李凡说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低下头,琳琳的目光已经变得与最初相遇时有所不同,让李凡的心都是猛然一颤,下意识的推开琳琳。

  被推开的琳琳,明显变得有些无助,像极了一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孩子,让李凡又有些心疼。

  闭上眼睛,李凡深吸一口气才说道:“别爱我,没结果。”

  话还没有说完,琳琳忽然接道:“除非花手摇过我吗?”

  然后等李凡睁开眼睛,就看到琳琳摆动着身体,很有节奏的在摇花手。

  别爱我,没结果,除非花手摇过我,这是很多短视频很火的一个舞蹈,瞬间一扫李凡莫名生出的复杂情绪。

  看着李凡,琳琳娇嗔道:“跟我一起跳吗,很好学的,这年头男人不会跳点舞怎么行。”

  缓缓的举起手,李凡的双手在头顶,手腕相互交错着,身体也随之有节奏的摇晃起来。

  滑稽的动作,立刻让琳琳笑成一团,这一刻李凡的心忽然开始释然。

  如果没有那么多生活的苦,人的快乐其实很简单,很单纯。

  说实话,之前琳琳对李凡一直保持着戒心,两个人的相识,其实并不愉快。

  只是在接触过之后,才发现李凡真的是一个宝藏男孩,他对着世间的黑白看的非常的坦然。

  对他被坑一千多块钱的经历,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没钱的时候,这种人被统称为老实人。

  有钱之后,那就是女人心目中所想的王子,很多的瞬间,琳琳感觉她都已经融化在李凡温柔如水的目光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