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416811406@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账号:
密码:
登入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 历史 > 三国之天生鬼才郭奉孝 > 三国之天生鬼才郭奉孝 第一百七十三章:火烧袁军

三国之天生鬼才郭奉孝 第一百七十三章:火烧袁军

换源阅读: @fnj-bxwx|
  有人尝试下城搬开堵住城门的礌石,只要搬开了礌石,打开城门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到时候还不容易跑路吗?

  可是,当他们下城之后才发现事情根本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刘延既然曾留下烈焰焚城的后手,又岂会如此大意?虽然文丑反应及时逃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袁军能有这样幸运。

  方才那两名冲下城的军卒对视一眼之后,一咬牙,闷头想冲出。可是这大火倒还好,可怕的是铺在街道上的那些火炭,也被点燃起来。长街一片通红,冲到城下的军卒,没走出几步,脚下的靴子便被火炭点燃。

  一声惨叫过后,军卒倒在火炭上翻滚,浓浓的烤肉味儿,混合着刺鼻的毛发点燃后的味道,与那惨叫哀嚎,交相呼应。

  整个白马,都在燃烧。

  火势已经起来,整个白马城,都被大火包围,烈焰冲天。

  那些冲下城的军卒的脚下是越来越烫,烫得人几乎无法立足。火炭渐渐发红,整条街道,都变成了红色。可是他们依旧咬着牙,忍着痛,拼命的跑。手中的兵刃也已不知道扔到了什么地方,甲胄更是被他们直接脱下随意抛弃。

  而那些仍穿着甲胄的士兵不禁感觉自己被人绑起来架在火上烧烤一般,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的甲胄已经变得滚烫,他们根本无法脱下那身铁甲,如同铁板烧一般被火火烤死。

  此时城门下,军卒疯狂向外跑,一声声呼爹喊娘的哭号回荡在空中。

  “闪开!给我闪开!”

  一名袁军校尉从地上拾起一柄大刀,左劈右砍的,硬是在城门口杀出了一条血路来。噗通一声,他跌坐在城门外,只见身后的长街,已变成了火海。

  一闪一闪的火炭,犹如滚动的岩浆,令人心惊肉跳。脚下被燎起了十几个血泡,痛的让他站立不稳。刚才他只顾着逃命,所以没有觉察到脚上的烧伤。这会儿冲出了停了下来,脚底下钻心的痛,让他根本无法站立。

  其他袁军军卒也是纷纷惨叫,这哪还有余力搬开堵住城门的礌石啊!

  那名校尉转身踉跄着想走,可是脚下的火泡子,让他连站都成了问题,哪里还跑得起来?刚走了两步,脚底的血泡就破了,双脚顿时被鲜血染红。

  “天杀的刘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话还没说完,和他们一起困在城中的数千曹军纷纷不顾大火向着北门城头从来,将那些想从云梯下城的袁军军卒斩杀。袁军军卒一心只在抢云梯逃命,而曹军军卒却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一心想的就是死前多杀几个敌军,最起码不能亏本了!

  阵阵嚎叫声从城中传出,让城外的袁军也不禁有些胆战心惊,幸好自己没有进城,不然,现在出不来在里面嚎叫的,被烧死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他们其实也想尝试救援城内的同袍,但他们的冲车刚被曹军烧毁,而第二辆冲车还在大营没有调过来呢,等调过来了城里的兄弟们早就被烧成灰烬了。

  他们,只能在这干坐着,及时救援从城头云梯下来的兄弟,至于其他人,他们也管不了了。

  ————————————————————————————————————

  白马一战,文丑调集五万大军来攻城。从风满楼那里听说城内只有一万屯田军,本以为可以轻易攻破此城,却想不到竟闹出了这样一出事情。

  先是先锋马延被一个黄口孺子阵斩,三千轻骑死伤超过三成,而敌军却只丢下了区区三百尸首。这也就罢了,然后攻城时,吕旷被重伤,吕翔被击退,亦受了些内伤,冲车被烧毁了一辆,攻城部队也伤亡不小。

  文丑本来亲自冲上城头拼杀,几乎要占领了这个北门城头,谁知道这个刘延居然玩这么一手,敢烈焰焚城!

  文丑自己倒是安全逃出去了,但是进入城中的上万军卒却死伤惨重。一万军卒折损超过八千,活下来的不到两千军卒也已经吓破了胆子,士气全无,看见火光就胆战心惊。而且那些军卒几乎人人带伤,根本不可能参与接下来的战斗了。

  文丑也庆幸自己没有让东南西三城门外的大军攻城,不然恐怕这一次这五万大军恐怕真的要完了。

  五万大军折损一万军卒,部队伤亡五分之一,而且只是为了这区区一座白马城,这让他如何向袁绍交代?

  ————————————————————————————————————

  且说蔡阳和秦琪率领那七百骑军杀出白马城,七百骑军折损了近半,还剩下四百余人。半路上,他们见前方烟尘滚滚,以为前方是袁军埋伏,正欲绕道而行的时候,只见前方的那支大军的战旗上写着“战熊”二字,还有一杆大旗,上书“奋武将军曹洪”。

  蔡阳和秦琪见状迅速向着曹洪的战熊军奔去。

  曹洪见这支穿着他们曹军衣甲的数百骑军人人带伤,狼狈不堪,但没有立即上前接应,而是令战熊军士卒戒备,以防敌军假扮曹军。

  当蔡阳到达曹洪面前的时候,曹洪才放下了戒备。他和东郡太守刘延合作了这么久,自然认得作为刘延心腹爱将的蔡阳,甚至他还多次向刘延讨要蔡阳到自己麾下任职。

  “子旭!你怎么在这里!白马城如何了!”

  听到白马城三个字,蔡阳这才泪如雨下,缄口不言。

  曹洪见他这副模样,心中便有了计较。白马城,定是凶多吉少。

  忽然,曹洪麾下一名士卒高声喊道“将军,快看!那边的天空,好像被烧起来了!”

  曹洪闻听,连忙顺着那名士卒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的天边如同夕阳一般一片火红色。

  他激灵灵打了个寒蝉,忙催马冲上一处山岗,向白马的方向眺望而去。那火光,似乎是从白马方向传来。

  要知道,曹洪此时所在的位置,距离白马尚有近二十里。二十里外居然能看到白马的火光,那该是何等可怕的火焰!————————————————————————————————————

  大家月票、推荐票、订阅什么的来者不拒,狠狠地拿这些来砸我吧!

  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红尘在此拜谢诸君!

  书友群:1055064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