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416811406@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账号:
密码:
登入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 女生 > 互穿之世子他画风不对 > 互穿之世子他画风不对 第六章 丞相府再送礼

互穿之世子他画风不对 第六章 丞相府再送礼

换源阅读: @fnj-bxwx|
  江若弗道,

  “是嬷嬷赞誉太过,若弗不过是耍了小聪明罢了,难登大雅之堂。”

  杜嬷嬷赞许道,

  “七小姐谦虚了。”

  “过两日要考的是糕点,各位小姐先回去准备准备。”

  杜嬷嬷刻意看了江若弗一眼,

  “七小姐的厨艺很是出色,希望这次也能出类拔萃。”

  江兰潜看向江若弗。

  厨艺?

  嬷嬷如何得知江若弗厨艺出色?

  难不成,七妹私下里与杜嬷嬷有往来?

  江兰潜的心有些乱,她看着江若弗。

  江若弗今日与往常衣着打扮差别并不大。

  不过是发上多了一柄一见便知华贵的白玉簪子。

  但却面色冷白,唇如樱桃红绽,玉梗白露,那一双眼睛勾人而漫不经心。

  不过是全然露出了脸,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所有人中,便是一眼只瞧得见她。

  她生得太像明姨娘,除了出众的美貌,连那股子不自觉的傲然高贵都像。

  明明出身低微,众人见着江若弗如今的样子,却只觉得她矜贵如王公之女。

  江兰潜握紧自己手中绣着兰花的绣帕。

  之前,众人都说,自己是江府最漂亮的女儿。

  因为这个,爹才一直让她能跟着江抱荷去参加各种宴会,哪怕她只是庶女。

  这个家中,四个女儿里就数她和江若弗处境最差。

  如今江若弗要翻身了。

  她呢?

  江兰潜的眸光愈发悲戚。

  ——

  晌午没过多久,江府众人便听闻丞相府的马车又来了。

  众人忙去迎,唯独江抱荷不敢去,生怕是要清算她推丞相公子入水的事。

  却不想竟是丞相府又送了些衣裳首饰来。

  这一次,那些衣裳首饰并不只有素净的,还有一整套华贵的南珠头面,还有青玉头面,镂空银丝包玉珠头面,鸳鸟金翠。

  比上次送来的还要华贵。

  但却是指名点姓说是送给七小姐的。

  这简直是在打江抱荷的脸。

  江抱荷上午上课被冷落一番,下午又遭受这样的折辱,一下扛不住,竟是蒙头大哭起来。

  而前厅里,江伯启和送礼的嬷嬷笑着道,

  “好好照顾若弗本就是下官分内之事,当然会为她思虑周全,照顾妥当,多谢丞相和夫人不计前嫌,愿意这样照拂若弗,下官代小女多谢丞相和夫人了。”

  嬷嬷皮笑肉不笑地应了。

  她是胡氏的贴身嬷嬷,性格与胡氏恰好相反,胡氏对谁都温厚,这位嬷嬷作为奴才,反倒是喜欢谁才和谁笑面相对。

  所以直到看见江若弗来,那位嬷嬷才露出一丝真诚的笑意,恭敬而殷切道,

  “七小姐!”

  “夫人这两日都盼着您再来府上做客,大人也常常提起您,赞叹您气度学识远超同龄人,就连公子也说,月苑的月遂花长了小花苞,想邀您去住几日,一同观赏。”

  “不知七小姐何时能再来丞相府做客?”

  江伯启闻言,眸中的惊喜压制不住。

  丞相府竟是这样看重若弗?

  从丞相到丞相夫人,再到丞相独子,人人皆是挂念着她。

  江伯启忙替江若弗答道,

  “若弗什么时候都有空,只要丞相和夫人想见,随时都能过去。若弗也很是感念两位的垂青和厚爱,也十分希望能见见两位。”

  嬷嬷的眼神有些奇怪。

  她是问江姑娘,和江大人有什么关系?

  但是江若弗在场,嬷嬷没多说,还是那般亲切地询问,

  “七小姐觉得呢?”

  江若弗带着得体的浅笑,

  “多谢挂心,只是若弗上回跳入寒潭,这风寒还没有全好,怕过了病气给丞相大人和夫人,不敢贸然登门。”

  江伯启咬牙,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江若弗。

  嬷嬷笑道,

  “说起七小姐的病,老奴倒想起来,夫人还有东西让老奴转交。”

  嬷嬷摆摆手,跟来的下人拿了几个精致的木盒。

  “这里面是一些补药,七小姐千万要好好养病,好好吃药,切莫辜负了夫人的一片关切之心。”

  江若弗看过去,那盒子打开着,一眼就看见里面长而肥润的人参,还有一些灵芝等药材,

  “多谢夫人的美意,还请嬷嬷转达若弗的谢意,待病情好转,一定亲自登门拜访道谢。”

  嬷嬷闻言,笑得合不拢嘴,

  “这就对了,夫人可是盼着您来呢,夫人与您这一见很是投缘,时时都惦记着您,若是您有什么不便和难处,夫人吩咐了,您尽管登门求助,这一次您舍身救了公子,是丞相府的恩人,更何况您又曾经还马于大人,可见您和丞相府是有善缘的。”

  江伯启闻言眸光又是一亮。

  但江若弗这回在他抢话之前回答了,她平静道,

  “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这份厚爱实在是抬举若弗了,若弗万万不敢攀缘。”

  嬷嬷听了这识大体的话,心里越发喜欢江若弗。

  她作为夫人的奶娘,看着夫人长大,也看着陈璟长大,丞相府上下对她也一向恭敬有加,亦是胡氏的心腹,对于这次送礼,嬷嬷很是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夫人是替公子看上了这位江姑娘呢。

  更何况,公子的态度那也是明晃晃在桌面上摆着的。

  她这回来就是再探看探看,替夫人和公子摸个准。

  现在一看,虽然这江大人不像是善类,但江姑娘却是实实在在的荣辱不惊,是个落落大方的姑娘。

  而且舍身救人,有情有义,

  大义还马,也是目光长远,不拘小利。

  若是嫁进丞相府,这样的姑娘,必定能齐家。

  而江伯启也不是傻的,丞相府这样对江若弗示好,他不可能只当做过眼云烟,

  他深知没有利益和需求,又不曾有深厚情谊的情况下,丞相府这么频频给江若弗做脸撑架子是什么意思。

  而且嬷嬷话中提到陈公子时的促狭之意尤为明显。

  如果江伯启这都看不出来丞相府是什么意思,那这么多年白混了。

  江伯启愈发觉得不真实,甚至想到了这一层也不敢妄自下定论。

  明明以为要大祸临头,却没想到这个七女儿竟然将祸事变为福事。

  他都不敢随意妄想把自家的嫡女嫁给丞相府的独子。

  这个七女儿却能让丞相府为她出头,替她思虑周全。

  丞相府的意思再明确不过。

  江伯启看着江若弗送走丞相府的嬷嬷。

  都有些飘飘然。

  他家中,或许马上就会出一个丞相的儿媳。

  如此一来,他会和丞相做亲家。

  江伯启这么想着,都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看看是不是真的。

  江若弗折返回来,低声道,

  “父亲。”

  江伯启心情和悦,对江若弗说话的语气都格外和蔼,

  “近来可有什么想做的事情?都和为父说,爹能做到的一定给你办到。”

  江若弗叹了一口气,低着头,似有些委屈道,

  “没有旁的,只是看了这些衣裳首饰,更想起那一柄紫玉簪子,四姐迄今还没有还给我。可惜这么多簪子里,我独独喜欢那一支。”

  江伯启拍了拍江若弗的肩膀,

  “没关系,为父一定让你四姐把簪子拿回来。”

  这副画面落在不知道的人眼中,恐怕只以为父慈子孝。

  江若弗瞳仁黝黑,只是带上几分浅薄的笑意,

  “不过四姐当初去哪都要戴着那簪子,想必是十分喜欢那簪子,她一时不愿意归还也是人之常情,但这簪子不在女儿手里,就怕万一哪日丞相夫人问起来,女儿无话可说,倒叫夫人误会我们姐妹不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