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416811406@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账号:
密码:
登入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 游戏 > 电竞大神来solo > 电竞大神来solo 番外:流年逝水完

电竞大神来solo 番外:流年逝水完

换源阅读: @fnj-bxwx|
  厌世看着飞机航线从头顶飞过。

  少年掏空帽子摁在头顶,遮住扎眼的一头红发。

  他仰头冲着天空笑了笑。

  如同傻子般的挥了挥手。

  “既然你能因为我放弃自己,那我也可以。”

  他一向如此,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感受,任性又自私。

  总有人包容他的性格,抚平他的棱角。

  中午的阳光洒满全身,周身暖洋洋一片。

  厌世来到瑞塔的家。

  伸手敲门。

  瑞塔今天穿了一件天蓝色的长裙,金色的长发披在肩头,脸上化着精致的妆,笑眯眯的望着他。

  “我就知道你会来。”

  厌世轻声笑了笑,“为什么知道?”

  “你舍不得他,你要是不来,那就不是你了。”

  瑞塔依旧笑着,侧开身给他让路。

  厌世已经能感觉的出来瑞塔的精神有些问题。

  一个常年把自己伪装成女生的人,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哪怕在他百般无情的拒绝之下,都能毫不在乎的继续喜欢着他,用尽手段近乎偏执的威胁。

  “我是真的喜欢你,你能感受到吗?”

  厌世冷冷的抿着唇,并不回答。

  只是问,“我已经来了,底片呢?”

  瑞塔皱了皱眉头,“你上来就要跟我说这些吗?你该不会想着给了你底片以后,就拍拍屁股走人吧?厌世,你可真是太可爱了。”

  他伸手想要去摸厌世的脸。

  厌世颇有些厌恶的转过头,“别碰我。”

  “你可能没听明白我说的,我的意思是,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就永远不会发出去。”

  瑞塔笑眯眯的说:“离开我,就发出去了哦。”

  厌世笑了,伸手捏着瑞塔的下巴。

  “这么会玩啊?”

  瑞塔冲他眨眨眸子,“毕竟,都不是傻子嘛。”

  厌世伸手揽住瑞塔的肩膀,把他拽进怀里。

  “你真行。”

  瑞塔这是重逢以来第一次近距离的跟厌世接触。

  脸色微红的靠在他怀里。

  直到被绳子禁锢住全身,他眯了眯眸子,“你干什么?”

  厌世直接把人给绑的严严实实,“当然是做点比你更卑鄙的事。”

  瑞塔看着身上绑的绳子,“其实我猜到了哦。”

  厌世打开他的电脑,头也不回的问,“底片在哪?”

  瑞塔说:“你知道吗?我现在的精神状态已经很不好了。”

  “电脑密码是什么?”

  瑞塔只是安静的望着自己身上的绳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厌世试了试门牌号,错误。

  从抽屉里找出瑞塔的身份证,错误。

  瑞塔的生日,错误。

  他抿着唇,试了试自己的生日。

  正确。

  瑞塔说:“因为你。”

  厌世开始一点一点的寻找照片。

  瑞塔冷笑,“你以为我会放的这么明显给你找吗?”

  他说:“我存了好多备份,还打印出来了,厌世,你玩不过我的。”

  厌世在相册中找到一份,直接删除粉碎。

  邮箱中也有,他一点一点的找,聊天记录也不放过。

  瑞塔坐在凳子上,安静的望着他,“果然安静工作的男人最帅了。”

  厌世:“闭嘴。”

  电脑上所有的东西都被他从头到尾的翻了一遍。

  厌世再三确认没有了以后,这才把电脑关了。

  又把手机找出来。

  瑞塔不慌不忙的看着他,“手机上的很难找哦。”

  厌世冷笑,直接把手机里的卡扣出来,掰成两半。

  接着把手机放在脚底踩得粉碎。

  他问,“还有哪?”

  瑞塔的脸色怔了怔,“厌世变聪明了。”

  “我问你,还有哪?”

  瑞塔说:“没了。”

  厌世想起来瑞塔说的,“还有打印出来的是吧。”

  瑞塔看着他没说话。

  厌世在屋子里翻箱倒柜的找。

  “别费劲了,找不完的,哪怕我这里没了,卖给我的那几个人手中就没有了吗?小天使可真可怜。”

  “你这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让他们手中还留底片,一百五十万买个寂寞?”

  “你这是在夸我吗?”

  厌世没再说话,继续翻找,在床头柜的抽屉中,他找到了一大堆的药。

  在药的下方,埋着洗出来的照片。

  瑞塔的表情变了,“不许动。”

  他从凳子上起来,被绑住胳膊也要来他身边。

  厌世知道这就是最后一份了。

  他把照片撕碎,甚至有些不放心的用火机点燃永绝后患。

  瑞塔咬着牙,“厌世,你真的很让我失望。”

  厌世点燃照片,淡淡的问,“你就不让人失望了吗?”

  “失望?厌世,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你不知道,因为你你从来不在意,清流认识你才多久,什么都没为你做过,你居然为了他这样对我。”

  “如果监视威胁也算付出的话,你的付出我实在承受不起。”

  瑞塔目光冰冷的看着他。

  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她扭着骨头,完全不在意疼痛的挣脱手上的绳子。

  伸手推翻身旁的酒柜,厌世反应的飞快的闪开。

  满柜子的酒霹雳啪啦的碎了一地。

  厌世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眸,燃烧的照片混和酒精,整个房间瞬间变成一片火海。

  瑞塔咯咯的笑了起来,把各种易燃物丢进火海里点燃。

  厌世转身往门外跑,发现门锁怎么都打不开。

  沙发窗帘全部点燃,黑烟滚滚,屋子里沦为一片无法落脚的火海。

  厌世被浓烟呛到无法呼吸。

  瑞塔有病。

  他为了赢得比赛,常年服用兴奋剂,脑神经已经错乱,他现在压根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厌世看到瑞塔的长发燃烧起来,下意识的想去帮他扑灭,但他自己躲在墙角现在已经无法呼吸。

  自身都难保,还想当什么圣人。

  厌世其实想过这个结果,瑞塔不正常,恼羞成怒会做出什么事他都想过。

  他逐渐呼吸不过来,肺里燃烧的疼。

  听到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这是他为了一个人特别设置的,只有他一个人。

  他想起来清流说的,你要是再骗我,我不会给你打电话的。

  所以一定是幻觉。

  时间仿佛变得漫长延绵。

  他看到少年穿着柔软雪白的上衣,拿着小奶锅温柔的煮着奶茶。

  鼻尖满是甜腻的奶香。

  少年侧眸冲他弯着眸子笑,清澈的眼底润着星辰大海的颜色。

  厌世的泪水突然就涌了出来。

  真遗憾,还没来得及带你见妈妈呢。

  厌世闭上双眼,耳边却响起剧烈的撞击声,仿佛有人用肉体撞击着木板。

  邻居这么快就发现了吗?

  可是他撑不住了啊。

  意识逐渐变得不清晰,有人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把他抱紧怀里。

  滚烫的泪水砸在他的脸颊,灼伤他的肌肤。

  “厌世……”

  “小金刚……”

  “小畜生……”

  纤薄的唇轻轻吻上他的唇。

  又苦又涩。

  ……

  一场火灾,无人死亡。

  警方看到几乎被烧成灰烬的房间,有些感叹他们三个能活下来真是奇迹。

  瑞塔伤势最重,却比厌世醒的还早。

  长发被烧焦的瑞塔头顶光秃秃一片。

  他茫然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女警柔声细语的安抚着他,录取口供。

  却发现瑞塔已经精神失常,完整的话都说不利索。

  最后无奈之下,把他送去了精神病院养伤。

  警方录完清流的口供,赞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会感谢你的。”

  清流眸色淡淡,目光落在不远处的病床上,没吭声。

  “他是你的队友还是朋友?又或者是同学?”

  清流眸光动了动。

  嗓音低哑,“爱人。”

  警方离开后,清流将他们送来的鲜花插进花瓶中,房间里充斥着花朵的清香味。

  清流用湿毛巾轻轻擦了擦小畜生的脸。

  轻轻叹了口气,“那神经病都能比你醒的早,你是真的懒。”

  清流起身去放毛巾,手指突然被人勾住。

  他浑身一僵。

  厌世沙哑的嗓音随之响起,“都怪你从来不叫我起床。”

  清流手中的毛巾滑落在地。

  他扭头,看到面色苍白憔悴正在冲自己微笑的人。

  清流眸光微颤,安静的凝视着他。

  厌世轻声问:“底片都被我消灭了,可以用来赎罪吗?”

  “不可以。”

  清流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额头,“罪无可恕。”

  当他看到近乎了无生息的厌世,差点当场疯掉。

  小畜生罪大恶极,罪无可恕。

  厌世心虚,连忙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你没上飞机吗?”

  清流给他倒了杯水,俯身递到他唇边,厌世小口小口的喝着,清流突然抬了抬杯子,水流顺着厌世嘴角蜿蜒而下,打湿领口。

  小畜生不满的瞪他,“怎么还欺负人呢?”

  想伸手去擦唇角,被清流摁着手动弹不得。

  清流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漫不经心的倾身,吻去水珠。

  他眸光染上深沉,目不转睛的盯着病床上的人。

  “这叫欺负?骗了我三次,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比较好。”

  “罚我嫁给你吗?”

  清流淡定道:“这是奖励不是惩罚。”

  “卧槽,畜生啊你。”

  清流被畜生这两个字提醒了,轻轻拨弄两下凌乱的红发,“那就让你三天下不了床怎么样?”

  闻言,厌世嗤笑,“你行吗?”

  清流眉梢微挑,纤长的手指勾起厌世的下巴。

  “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