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版权人认为在本站放置您的作品有损您的利益,请发邮件至416811406@qq.com,本站确认后将会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
账号:
密码:
登入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 女生 > 穿书女配保命守则 > 穿书女配保命守则 第九十八章 州长庄蘅

穿书女配保命守则 第九十八章 州长庄蘅

换源阅读: @fnj-bxwx|
  第九十八章 州长庄蘅

  洛小然拧着眉,像是在问小蒙将军,却又像是自言自语,“这湘州都穷成这样了,为什么还会有商队从湘州走呢?要知道饿疯、穷疯了的人,万一看见商队经过起了歹心呢?”

  放风的韩统领也没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便说道:“商队里不都有镖局里押镖的人吗?个个都是佩剑持枪的,普通老百姓肯定不敢随便打商队的主意啊。”

  洛小然:“一个连钦差都敢谋杀的地方,出一群不怕死被饿疯的了暴徒也不为过吧。”

  慕贤听后,觉得很有道理,循着这个思路反向推理了一下,大着胆子说道:“莫不是这群商队上面有人,所以暴徒们都不敢惹这些商队?”

  洛小然只摇了下头,“湘州地广人稀,如果想要在湘州地界上横着走的话,那得上面有多少人啊,又或者是,上面的人得多大的脸,才能护着商队平安无事的通过湘州呢。”

  本以为这是个无解的题,又或者是这商队幸运值数太高才得以平安从湘州路过时,身后的慕容决冷不防开口,“比如,一州之长?”

  洛小然的眉心忽然一跳,“州长?那个皇亲国戚庄蘅?”

  也不怪洛小然的反应这么大,这种一看就有小猫腻的事情一旦和大有来头的人扯上关系后,往往都会牵扯出一堆无人知晓的黑暗内幕——

  从简单的钦差刺杀入手之后,本以为只是报复行为而已,却随着深入,逐渐发现了湘州之中的种种貌似,现在居然连普通一个商队都与一州州长有干系,关键是这州长还是皇亲国戚,眼看着这张网越织越大,一丝丝牵扯出来的人事物慢慢在变多,她想想就觉得胆战心惊。

  而且,看着慕容决的架势,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甚至还想要深入其中。

  毕竟此行她只想和自家男盆友游山玩水谈情说爱而已,实在不想卷入湘州这场腥风血雨之中。

  在洛小然沉默的时候,蒙狄忽然出声,语气难得的严肃:“庄蘅在湘州盘踞十数年不倒想来势力爪牙早就根深蒂固了。”

  洛小然同意的不能在同意了,想也不想就脱口说道:“我们此次湘州一行战力薄弱,我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只会成为你们的负担。你又是一国之君,咱们决计不能打无准备的仗,不然咱们回宫后——”

  慕容决冷声打断她的话:“这种蛀虫朕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一日狗命都不想多留他。”

  说出此话的慕容决面容寒冷,措辞生硬。

  本该是帅到令人想要竖大拇指的一番话,但洛小然却无法坦然的高兴起来。他心中装有大国、大家,怕是此行的目的就是来湘州解决毒瘤的,可洛小然……

  她垂下眼眸,安静的不再说话。

  对于洛小然忽然的沉默,慕容决又如何察觉不到。

  他却像是未曾察觉似的,没有说任何话,只与蒙狄吩咐今后的行事安排。作为湘州一行的切入点,他们并没有选择佟豫言的案发地点作为切入点,主要是考虑到洛小然与韩岩早已打听过这些事情,怕他们再去打探会引人注目,故而选择了刚找到的蛛丝马迹——商队进出湘州的路线,一路追查。

  毕竟慕容决此时的身份是做军需生意的商人,他们急赶着回京城祭祖,比起绕远路而言,选择直穿湘州明显来的快上许多,那么打听同样都是商队的行径,也就显得自然许多。

  他们一路循着商队的行踪横穿湘州,打听到的消息寥寥无几。

  从路人的口中只知道这支商队行事严谨,更没有那起子喜爱嚼舌根的,故而也就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流露出来,倒是收集了不少关于州长庄蘅的小道消息,但也无非是他们知道的那些,面对陛下交代下来的任务没有出色的完成,这可是愁坏了小蒙将军与韩统领二人。

  在知道慕容决准备好好收拾一番湘州后,洛小然就开始躲在马车里,闲时看几本民俗风情的杂书,或者写写一路上的游记心得,困了就在马车里睡上一觉,不给慕容决他们添麻烦,却也不给他们帮任何忙。

  慕容决对于她的反应也未曾表示有任何不妥,甚至空时还会点评几句她的游记。

  除此之外,一切如旧。

  唔——

  夫妻生活也依旧。

  她倒是很希望在这方面能够出点儿小问题,好让她休整一段时间,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呜呜呜太可怕了。

  “认真吃饭。”

  面前冷不丁响起某位大猪蹄子冷冷的声音,洛小然便即刻收回了自己的思绪,执起筷子对着眼下的红薯块儿下手。

  进入湘州已有好几日了,她都快忘记肉是什么味道了,每日吃的不是粗粮便是干粮,今天还能有一盘热乎乎的红薯块儿吃吃,更多时间都是实心馒头就着冷茶水。

  四个字。

  难以下咽。

  酒楼里安静无比,用餐的人少之甚少,他们也就放低了交谈的声音,仅有洛小然与慕贤小声的交流着红薯的诸多吃法。

  洛小然正向慕贤描述红薯粉蒸肉,以此来为红薯正名,听得慕贤的口水差点儿流了一桌子时,酒楼里又来了两桌客人。

  安静的酒楼顿时就因为这两桌客人而热闹起来。

  他们高谈阔论、声音吵闹,让酒楼里原先就在的客人不禁嫌恶的皱起了眉。

  洛小然也不例外,她轻声啧了声,彻底没了心情与慕贤画饼止饥,眸光不经意扫过那两桌客人后,她心头思绪跳跃,视线再一次迅速放到那些人身上。

  在仔细观察后,她才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他们在酒楼里吵吵闹闹一阵后,最终因为酒楼里菜色贫瘠,与掌柜的吵过一阵后,便哄哄闹闹的离去了。就在洛小然准备让韩统领尾随那行人时,慕容决抢先一步开口,“韩岩,去跟踪他们,摸清楚这群人的来龙去脉。我们会在酒楼隔壁的客栈住下等你。”

  韩岩虽很诧异其中原因,但他的衷心从不会怀疑陛下的任何决定,当下便起身,施施然的酒楼里离开。

  从洛小然的位置能看见,闲庭信步般从酒楼出去的韩岩,在出了酒楼之后,就脚步匆匆的一路尾随在那行人之后,盯梢能力一看就是内行人。

  在座的慕贤小朋友看看自己的皇兄,又看看一脸了然的皇嫂,再看看默不作声却也没有丝毫疑虑的小蒙将军,他再度懵逼了。